同人存文处。弃lof

老生常谈

遗书所:

我是个普通人,我有坏脾气,会嫉妒,会眼红,会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放话说过自己不会写论坛体,不会写傻白甜,因为我希望我认真写出来的东西可以得到你们的尊重,所以我首先得尊重自己的故事。我很清楚这意味着我会失去很多热度与追捧,而且必须要习惯长时间的冷清。人在做出一个选择的时候往往会失去剩下的可能性,为了取悦某些人从而折损故事的深度,或者为了追逐自己的渴望而落得无人问津的下场,我自己明白,即便心有不甘。
很多时候的所谓“创新”,是一种破坏性的行为。既定已成型的写作规律是数千年来的写作者们不断总结与提炼而出的经验,是的,因为你我都不过凡人,无法跳脱文本与人性而跃迁到从未了解的维度,说到...

忍界醋王

鸣:学生漩涡鸣人上台鞠躬
佐:……
鸣:说话
佐:我不敢说(捂嘴)
鸣:不敢说?为什么呀?
佐: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捂嘴,脸红)
鸣:哎呀,哎呀。我忘了,对不起对不起
佐:(给观众鞠躬)
鸣:学生漩涡鸣人代表我搭档(吁)我同学(吁),我基友行了吧!你们这群观众啊!
给大家鞠躬,道歉。佐助呢,病了,绝症,好不了了,基本上就告别舞台了。
佐:什么我就告别舞台了?绝症?(捂嘴)
鸣:啊,不是你说的嘛,开口说不了话不就告别舞台了嘛!
佐:哪个跟你说就告别舞台了?(捂嘴)他就是不太雅观而已(捂嘴)
鸣:喔,佐助这个啊,不是什么要命的病。关键他是不知道怎么得的。
佐:睡一觉起来就这样了。
鸣:他这个症状啊,就是那种同人里常见的,一说话...

一些建议

来二斤门板

遗书所:

有一天你脑子被门板夹了,决定动笔写点东西发到网上去。作为一个同样脑子被门板夹过的人,我有一些建议给你。



如果你是为了受人追捧,当太太,出本子,一呼百应粉丝成群,我建议你打开每个tag下榜单热度最高的文章,看看她们是怎么写的,再思考自己可以学习哪些经验,当作品累积到一定人气之后,拥有固定的插图封面排版印务代理团队,自带粉丝奔赴下一个墙头,或者前往原耽开疆拓土。我熟人里有这样做的,混得很不错,但需要一定的毅力和学习能力,对写文比较执着的人可以尝试。



如果你只是玩玩而已,填补一些脑洞,或者在小范围内得到他人的赞赏...

说点不高兴的事。

遗书所:

我这人大部分时候都很逗逼随和好说话,但不代表你就可以无所顾忌踩我雷点,有几条规矩先说明白,省得到时候又喷我摆架子装大手。
1、谁黑角色,喷原作,撕(仅指言辞恶劣,态度傲慢,不指具体内容,不管谁对谁错)过其他人的,一律拉黑处理。
2、我是个写手,不是产出的牲口,和我聊可以,请把我当人看,谢谢。尊重是相互的。
3、我删你评论只有一个理由,你让我不高兴了。我不高兴会非常难受,打个比方就像被火烧一样,全身忽冷忽热发痛发麻,我要保护好我自己。
4、我写东西并且发布在会被人看到的平台上,是因为我想和大家玩,我更希望能和你平等地交换想法,只要我感觉你是怀着交流的心跟我说话,我如果记得的话,就一定会...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我也不想说什么了,谁不希望自己写的东西有人看,看过之后还有所交流啊?我就纯转一下好了

泉州宫帐:

写手通常有三个境界,大家都知道就不在复述。

往往在孤独里能找到一个人哪怕不着边际的谈论一下我们的故事,也是幸福的事情。然而不管看过的人觉得自己语死早,还是实在懒得表达。沉默的结果,远胜于孤独。

我往往到达不求闻达于诸侯的状态之后,不再主动关心稿件的阅读量转发量评论量点赞量。因为强求不得。但是当你看见阅读量很大,其他痕迹寥寥无几的时候。你说我不在乎那是绝不可能的。

人类都渴望认可,这是本性。

就这样吧。


冰月企鹅:



最近有不少人挨个篇章把《惊蛰》《和镜影逆行》都...

神仙小剧场(相声)


3: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
12:哎!
3:相声最主要的就是的说话。
12:哎,对!
3:说相声不能干站着俩人你看我我看你。
12:俩人戳这儿?干站着?不像话!
3:对!所以像老七那样的就不能说相声。
12:7哥那样的不能说相声?
3:对啊。
12:不见得吧?
3:要不咱来来?我当老七你当我。
12:这个好现场实践。
3:现在开始,我是老七——
12看3大眼瞪小眼。
12:(终于忍不住了)你倒是说话啊!不说话我怎么接茬儿啊!
3:所以我说老七说不了相声,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你不搭理他,他能瞪你一天,你搭理他,他都未必能答你一个字。
12:不对,三哥你逗哏我捧哏,一般都是逗哏先说话,捧哏的才能接茬儿。
3:捧哏他也来不了。
12:...

【火影】玲珑心(佐良娜×佐助亲情向)(完结+后记)

鸣佐,官方所有BG,博莎。第一人称,30岁佐良娜看50岁佐助。

不喜请关,谢掐。

*********正文********

每一双万华镜背后都是一个人间悲剧。

我叫佐良娜,年龄已经到了被问到会不高兴的年纪,所以不会说了。职业是忍者,虽然现在并不经常出任务,日常倒像是个行政官员,奋斗在无休无止的杂务中。婚姻状况,嗯,应该算是已婚吧。现在的姓氏是漩涡,但是不知是旧姓的名头太大还是如何,至今认识和不认识我的人都会用旧姓称呼:“宇智波!?”

然而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每一双写轮眼都含着血泪,每一对万华镜下都是一场人间悲剧。如果人生能够选择,我宁愿永远都不要得到它——万华镜写轮眼。那一天我丈夫死了。...

【AC】燕归系列之三 田鼠先生(C.E.84-85年)3

阿斯兰·萨拉能坐在曙光社的总控室里喝上一杯咖啡的时候,卡嘉莉代表不仅出院而且应斯堪的纳维亚王国邀请出国访问去了。至于那个卧床半年的医嘱,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反正依照卡嘉莉秘书转述阿斯哈家某位长老的话说就是:“除非她瘫痪在床,否则别想躺着!”

代表的丈夫出于对妻子健康的考虑,自然跟代表办公室抗议过。但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根本就没什么用处,秘书来跟他通报卡嘉莉出院后的工作安排的时候,也是自觉的表示这次恶人她本来不想当的,可是没办法,谁也不能跟家国天下一争高下,这就是死穴。阿斯兰只好自认理亏,除了挤进脑汁安排卡嘉莉代表的饮食居然没有任何办法。

但事实上卡嘉莉就连住院期间也没完全闲着,正是...

【银菊】电影

电影

电影这东西着实有些魔力,无非光影,世间百态,千愁万绪,只在明暗变化。市丸银迷上那东西的时候还在上高中,那时谁知道三年以后这家伙居然获了新人奖,从此踏上了娱乐圈的不归路。

导演有些怪癖不足为怪,希区柯克执着于女演员头发的颜色,市丸银执着于女演员胸口的高度。最近走了狗屎运的小演员叫井上织姬,那小女孩还很青涩呢,果然不知道市丸银是什么东西比较幸福。导演助理吉良伊鹤看了看导演的嘴角,摇摇头拿着暖瓶走开了。

显然吉良君暂时不想招惹上司,否则他要是以无比同情的目光看向井上织姬,就要考虑自己今天晚上还有没有好日子过。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活得真够窝囊,每次听到市丸导演说话他都肝儿颤,而导演每天...

【AC】冷雨(《维萨留斯的五人小白》同人)3

本文为Salehis_Thor《机动战士高达SEED》同人作品《维萨留斯的五人小白》同人,原文见http://tieba.baidu.com/p/1829595731

 《维萨留斯的五人小白》同人作品:冷雨


23.巨案

爆发于604年冬天的塞兰案,起因只不过是塞兰御政之子尤纳·塞兰想要申请前妻的遗产而已,然而此后杀了上万人却是连皇帝也万万没有想到的。

12月7日亚瑟·拉米亚斯向法庭递交的一份证据,休庭后不到一小时就呈到了皇帝的御案前。然后不到十分钟,皇帝就拍了桌子,大喊着:“传司官尚书、法务尚书来!”也顾不得什么帝王威仪了。侍从们当...

1 / 3

© 雪凝寒 | Powered by LOFTER